太仓市城厢镇锁顺开锁服务部

联系人:杜师傅
手机:13773208110
电话:0512-53112233
地址:太仓市县府西街116号
新闻内容
当前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新闻中心 > 黑客为什么沉迷于开锁?

黑客为什么沉迷于开锁?

作者:太仓锁顺开锁服务公司 来源:网络 日期:2016-8-21 21:49:02 人气:367
黑客为什么沉迷于开锁?
开锁爱好者说,开锁是虚拟世界黑客行动在现实世界的具体化表现形式。
黑客



在最近举办的计算机安全会议上,AshRiley试图攻击不包含任何代码或电路的东西:一把锁。


这位来自纽约州韦斯切斯特的大学生已经花了了15分钟的时间,耐心地用一颗金属针拨动着这把金属锁里面的弹子。正要放弃的时候,Riley刚好把工具调到正确的方向,锁开了。


“我做到了,我做到了!”Riley对她的男朋友Adil Sadik说。他前一天也刚撬开了他的第一个锁。“这真是让人兴奋。”


在7月全球黑客大会(Hackers on Planet Earth,HOPE)的网络安全会议中,像Riley和Sadik参观的这种所谓的“开锁村”成了网络安全会议和大学编程比赛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
网络安全专家和开锁爱好者说,从很多方面来说,开一把物理上的锁跟计算机黑客所做的事情,本质上有异曲同工之妙。他们表示,这种行为模拟了黑客在虚拟世界中做的事情——带着修补瑕疵和改善整体安全性能的目的,找出系统中的弱点。


“这是你理解某些东西的唯一途径,那就是将其打开,看看里面有什么,” Eric Gordon Corley说,“其它所有东西都在黑盒子中。”Corley是HOPE的创始人以及黑客杂志《2600》的出版人。


十多年前,在德国黑客大会上发现一个“开锁村”之后,Corley先生邀请了以宣扬锁及(合法)开锁信息为主旨的非盈利组织The Open Organization Of Lockpickers(TOOOL)在他2004年的纽约大会上开展一场类似的活动。短短几年,TOOOL分支遍布美国,“开锁村”开始在全国的科技聚会中发展壮大。


“每个人第一次学习开锁的时候,反应几乎都是一样:敬畏。敬畏于他们多么容易就能做到一些大多数人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,” TOOOL董事会成员、黑客Deviant Ollam说。


如今,美国的TOOOL运作着在美国黑客和网络安全聚会中大部分的“开锁村”。最近在拉斯维加斯举办的DEF CON安全会议上,这群人发起了“教育村”。在这里,参加者可以得到基本的开锁指导。更高级的开锁者可以在计时开锁比赛中一较高下。


Ollam表示,其目标在于“学习尽可能多的某样东西的工作原理,在系统的边缘施压,加以推动,使系统以本不应该的方式运作,然后进行试验,看看你能让它做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——这既可以适用于讨论科技的1和0,也可以用来讨论这一小块金属,一样的箴言,一样的理念”。


Ollam说,TOOOL有两条基本的规则,在每一节训练课开始之前会告诉大家:不能撬你没有得到允许去撬的锁,不能撬你需要用的锁(万一你撬坏了呢)。


但是,跟计算机黑客一样,撬锁是种危险的诱惑,都是来打破那些以防止被人侵入为目的而设计的系统。


 “这绝对绝对是让黑客痴迷于开锁的一个理由,”麦基尔大学研究黑客文化的人类学教授Gabriella Coleman说,“那当然了,在黑客大会之类的场合中做这件事情提醒着人们应该负责任。”


撬锁的基础很简单。


选一把最普通型号的锁,也就是弹子锁,然后准备两个工具:一个用来插入,一个用来旋转。用旋转工具持续、轻轻地撬动锁,只要扭到机关所在的位置,锁就打开了。插入工具用于感受机关所在位置,这些机关就像锁的牙齿。只要稍加指导,大多数人都可以在几分钟内撬开一个单机关或者双机关的锁。但要撬开较为复杂的锁可能需要几年的时间才能学会。


可以肯定的是,撬锁是几十年来黑客的消遣方式之一。1987年,匿名的TED演讲《撬锁的MIT指引》——以麻省理工大学命名的一本教程手册,一直以来传说麻省理工大学的学生用撬锁来玩他们的校园恶作剧。


 但随着这种兴趣普及,新加入的人似乎明白到开锁爱好者长期以来试图传递的一种信息:为了修复一些东西,首先要知道怎么打破它。


“尤其是计算机,你不能真的看到或者感受到发生什么事情,”和女朋友一起参加HOPE的科技从业者Sadik说,“而开锁这个过程能够做到,锁的设计意图本来是用来保护东西,但仍可能被侵入,这是件很酷的事。”

版权所有:太仓市城厢镇锁顺开锁服务部 | 地址:太仓市县府西街116号
联系人:杜师傅 13773208110 | 电话:0512-53112233 |
苏ICP备13022094号-3

SEO技术支持:昆网科技.网站地图.XML .
点击收缩

在线客服

Online Service
在线客服